主页 > 国内新闻 > 即时新闻 > > 废除嫖宿幼女罪,我等了八年(图)

废除嫖宿幼女罪,我等了八年(图)

来源:河北新闻网    2017-09-13 03:49 责任编辑: 小编

亲,您如果觉得废除嫖宿幼女罪,我等了八年(图)这篇文章还不错,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,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,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,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,请您鉴赏!如果您喜欢废除嫖宿幼女罪,我等了八年(图)这篇文章,请记住本站网址,以便下次阅读!

The abolition of the crime of whoring, I waited for eight years (Figure)
分享到:易信微信QQ空间微博更多用微信扫码二维码分享至交友和朋友圈
  2015年8月29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集会在京终结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集会表决经过的刑法修正案(九)破除了嫖宿幼女罪,嫖宿幼女将视同奸淫幼女从重处分,修正案将自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。这样的结果,我等了8年。

  2008年将“破除嫖宿幼女罪倡议”带到全国两会

  在刑法的诸多罪名中,生怕再没有一个罪名能像嫖宿幼女罪那样激发如此多的争议。将这一罪名参加刑法的时间是1997年。在昔时经过的刑法订正案中,参加了第360条第2款: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分金。

  那时参加这一罪名,我以为很有可能是为了袭击嫖客。因为嫖娼普通不构成犯法,而增设嫖宿幼女罪可以使有此行为者遭到科罚制裁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但是,强奸罪中奸淫幼女一条实际上已经包括了嫖宿幼女的情形,依照强奸罪来处置,增设嫖宿妇女罪就显得“多此一举”。另一方面,“嫖宿幼女罪”的罪名将幼女看成“卖淫女”对待,不利于对幼女的掩护。

  2008年,我向全国政协集会提出《订正刑法将“嫖宿幼女”按强奸罪论处》的提案,由此媒体称我是最早将“破除嫖宿幼女罪倡议”带到全国两会的人。

  自2008年开始,关于嫖宿幼女罪的存废问题,成为历次全国两会上的热门。2009年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将这个话题推上言论的风口浪尖。那时很多看法以为,嫖宿幼女罪其实更加严格,嫖宿幼女罪的量刑出发点是5年,而强奸罪的量刑出发点仅为3年。这也是为嫖宿幼女罪辩护者重复提起过的一项来由:量刑出发点高,解释其对于幼女的掩护力度大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但是,我以为,还应该关注量刑上限:与最高可判处死刑的强奸罪对比,嫖宿幼女罪的最高科罚只是15年加罚金。

  随后,一些嫖宿、奸淫幼女案让“破除嫖宿幼女罪并回强奸罪”的呼声不绝于耳。尽管如此,2009年的刑法修正案(七)、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(八)均未触碰这个罪名,在最高法2013岁尾即公然亮相“完整赞同破除嫖宿幼女罪”后,2014年11月份刑法修正案(九)草案的一审稿、2015年7月份的二审稿也未触及“嫖宿幼女罪”,让很多关注该罪破除的人有些绝望。我看到8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经过的刑法修正案(九)破除嫖宿幼女罪,嫖宿幼女将视同奸淫幼女从重处分的修正,可谓是欣喜。

  加大对拉拢妇女、儿童犯法的处分力度的倡议被采用

  在刑法修正案(九)三审稿中,对拉拢被拐卖的妇女的,不障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,“可以从轻、减轻或者免去处分”。草案三审时,有的常委会构成职员提出,对拉拢被拐卖妇女的,应该一概入罪处分,倡议删去可以免去处分的划定。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倡议采用这一看法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

  对这个问题,我在2010年的全国政协集会上,向大会提交了《关于订正,加大对拉拢妇女、儿童犯法的处分力度的提案》。每次看到全国公安构造展开“打拐”专项行为获得的成绩,我就在想,为什么不能从根本上停止拐卖妇女、儿童犯法?我以为,还是对拉拢被拐卖妇女、儿童犯法袭击不力。拐卖妇女、儿童与拉拢拐卖妇女、儿童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形成一个犯法的链条。如果没有兴旺的“买方市场”,拐卖妇女、儿童就不可能那么猖狂。

  我国1979年刑法设有“拐卖生齿罪”,而没有把拉拢生齿列为犯法。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的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重办拐卖、绑架妇女、儿童的犯法分子的决定》,第一次把拉拢被拐卖、绑架、妇女、儿童列为犯法,划定拉拢被拐卖、绑架的妇女、儿童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束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但同时划定,拉拢被拐卖、绑架的妇女、儿童,依照被买妇女的志愿,不障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,对被买儿童没有荼毒行为,不障碍对其进行挽救的,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。1997年刑法第241条第6款延续了“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”的划定。

  之所以划定“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”的条目,我剖析可能主要是斟酌削减挽救被拐卖的妇女、儿童时的阻力。但是,20年的事实表示,“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”的划定可能有利于削减挽救被拐卖的妇女、儿童的阻力,但是不利于袭击拉拢妇女、儿童的犯法。


  记得我昔时在提案中倡议将刑法第241条第6款修正为:拉拢被拐卖的妇女、儿童,依照被买妇女的志愿,不障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,对被买儿童没有荼毒行为,不障碍对其进行挽救的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;自动协助被买妇女、儿童返回原居住地或者家庭的,可以免去处分;被买妇女本人、被买儿童的怙恃提出不追究刑事责任的,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别的,我还在2005年提交《关于修正,将同性性侵犯行为列为犯法的提案》,倡议将“强迫猥亵妇女罪”订正为“强迫猥亵罪”,以归入强迫的严峻同性性侵犯行为;在2013年提交《关于订正刑法荼毒罪条框,扩展荼毒罪主题,限定“告知的才处置”实用的提案》,倡议恰当扩大荼毒罪主体,使其不但包括家庭成员,而且还包括承当教导、看管、监护等责任的人。其中一些看法与刑法修正案(九)“不约而同”。废除嫖宿幼女罪,

  (本报记者谢文英采访整顿)

分享到:易信微信QQ空间微博更多用微信扫码二维码分享至交友和朋友圈

本文原标题废除嫖宿幼女罪,我等了八年(图),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出现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!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://www.13006.vip/jishixinwen/96766.html,以便下次阅读!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